《在马来西亚说华语》

语言是人与人交流的工具。由于历史沿革和地缘关系,马来西亚的华语与中国的普通话有许多不尽相同的地方,尽管它们都是使用相同的中文字。

在马来西亚,我们习惯了和不同语言的各族群交往,他们的口语也会渗入影响马来西亚的华语。我们一班旧同学见面,有小孩的同学就会互相称赞对方的小孩“班耐”。“班耐”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它是马来语Pandai的意思。马来西亚的华人就喜欢在日常用语中加入“班耐”和粤语一起讲,这样就又成为一种马来西亚特色的“广东话”。通常“班耐”在讲广东话的口中略带点贬义,指对方有点骄傲自大、自我膨胀的样子。慢慢就影响到讲华语的群众,然后很多人就开始用班耐来形容人家有点小聪明又自大不可一世的样子。所以后来也没有什么家长会互相称赞对方的孩子“班耐”了,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所谓祸从口出,有时候在陌生的地方讲话不得不小心。举个例子,“打包”,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吗?去茶餐厅打包茶水、面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意思,也就是将食物带走的意思。马来语也有打包一词:bungkus。根据记者朋友所言,当他们去到意外发生现场,看见尸体被警方包起来抬走,这也叫打包,bungkus。是的,不能随便说要bungkus哦。

在茶餐厅叫饮料,马来西亚式的名词是十分在地化的。茶餐厅俗称kopitiam,就是以kopi(咖啡)和tiam(店)为名。Kopitiam里有什么饮料喝呢?当然有Kopi,还有Teh。咖啡和茶。Kopi有kopi o, kopi c, kopi gao,  如果要加大的,还可以来一杯kopi ngalat。Kopi有kopi o,Teh也有Teh O,Teh C,Teh ngalat。如果都不喜欢,还可以叫“参冰”。有谁知道“参冰”是什么吗?是的,就是奶茶加咖啡,粤语叫“冻鸳鸯”。

马来西亚的人民喜欢聚集在印度回教徒开设的餐厅,观看球赛直播,特别是羽毛球赛和足球赛。这些餐厅我们称为嘛嘛档,它们有些开在路边,有些是正式的店面。Mamak stall里头,Mamak是对印度回教徒的统称。大马有个千年老二的羽球一哥李宗伟,这里的人习惯把羽毛球简称羽球,而且受到英文的影响,马来语也称为badminton;其实在印尼语/马来语当中,羽毛球也称为bulu tangkis,bulu就是毛的意思,至于为什么是tangkis就暂不可知,大家可以去问问谷歌吧。至于看足球的人,大家都知道“车路士”吧,没错,它就是香港人对英超球队Chelsea的称呼。可是本地传媒对Chelsea的翻译是切尔西,与英国地名对应,这又是一个典型的不事先说明就完全不知所云的例子。

很多译名在不同的谐音之下读来令人捧腹。例如:碧咸。大家以为,有什么不见得人而需要避嫌呢?其实,这是香港人对足球明星David Beckham的译称。全名大卫碧咸,本地译为大卫贝格汉姆,香港人用粤语简单、神似的一句“碧咸”就搞掂了。

接下来我们换个角度。“开房”,你们想到什么?是不是想到不道德的事情?可是除了这一层意思之外,马来西亚的青年男女对开房还有另外的注解:到卡拉ok开房间唱歌。是的,就是“开厢房”的意思。是不是很有意思啊。千万不要被男生占了你的便宜,假假的对你说:这个星期六我们去开房怎样?到时候,不妨回他两个字:呵呵。

“吃蛇”,“阿瓜”,“Geli”,“啦啦”,“啦啦仔”。

“喂,你们又吃蛇啊?又去找阿瓜玩儿去了?好心你们哪,看着他们不觉得Geli吗?”

“不会啦,你以为我们还是啦啦仔咩,来,坐下,我们一起吃酒蒸啦啦,刚出锅的,很香呢!”

猜得出这些括号内的词的意思吗?

最后,在马来西亚,打的不是打的,是“搭德士”,Taxi翻译成德士,有德之士,专载有需求的搭客,可谓适得其所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固態氧 and tagged 生活記事,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